古城53處大戰遺址銘記臺兒莊大捷

古城53處大戰遺址銘記臺兒莊大捷

原址保護修復的關帝廟原址保護修復的關帝廟李宗仁在臺兒莊火車站留影李宗仁在臺兒莊火車站留影復建的中正門,當年這里也是中日軍隊爭奪的焦點復建的中正門,當年這里也是中日軍隊爭奪的焦點原址保護修復的中和堂藥房原址保護修復的中和堂藥房

  歷史上作為轉折點的小城的名字有很多—滑鐵盧、葛底斯堡、凡爾登,今天又增加了一個—臺兒莊,一次勝利已使它成為中國最知名的小鎮。

  —1938年4月 羅伯特·卡帕

  1938年春,震驚中外的臺兒莊大戰打響。中國軍隊經過頑強拼殺,贏得了抗戰以來正面戰場的第一次重大勝利。大戰期間,荷蘭導演尤里斯·伊文思和匈牙利裔美籍戰地記者羅伯特·卡帕來到臺兒莊,前者在這里拍攝紀錄片《四萬萬人民》,真實記錄了臺兒莊大戰的部分場景,后者在這里拍攝了大量戰地照片。他們共同為臺兒莊留下了珍貴的歷史影像。

  如今,76年過去了,當年幾乎化為廢墟的臺兒莊古城,早已被建設得面貌一新。在迎來新生的同時,銘記那段歷史的臺兒莊人悉心保留了古城內的53處戰爭遺址。隆冬季節,現代快報《發現周刊》記者跟隨臺兒莊大戰紀念館館長王祥走進古城,尋訪這些遺址。

  關帝廟

  池峰城將指揮部遷至關帝廟

  王范堂率57人敢死隊殺向日軍

  關帝廟位于順河街東側,是臺兒莊古城一處重要的戰爭遺址。

  關帝廟修建于清朝雍正年間,最初是山西商會的會館。初建成時,有春秋樓、匾棚、東西配房等。春秋樓有五間大殿,高15米,青磚白縫墻,暗綠色琉璃瓦屋頂,飛檐鉤掛,有《二爺觀春秋》巨幅畫像和手拿笏版的關公塑像。

  此后,關帝廟幾經翻修和續建,臺兒莊大戰之前,已經擁有樓堂殿宇百余間,色彩斑斕、氣勢恢宏,與清真寺、天后宮、泰山廟,并稱臺兒莊四大宗教建筑。廟內最引人注目的是門前的琉璃照壁墻,這面照壁獸脊壓頂、彩楹畫棟、鑲有九條騰云駕霧的綠底黃龍,被稱為“九龍壁”。

  臺兒莊大戰開始時,31師186團團部設在清真寺,在戰斗最為慘烈的時刻,中國守軍傷亡達80%,日軍一度占領臺兒莊三分之二的領土,中國軍隊僅據有東南一隅。緊急關頭,31師師長池峰城將指揮部遷到關帝廟,抱定與臺兒莊共存亡的決心,下令炸毀唯一的運河浮橋,指揮士兵與日軍背水一戰,并在關帝廟組織了57人的敢死隊,由王范堂率領,殺向日軍。重新奪回城西北的陣地之后,幸存者僅有13人。爾后,池峰城又組織剩下的士兵、宣傳隊員、擔架隊員、炊事員八方出擊,一夜收復臺兒莊城的四分之三。

  日軍侵占臺兒莊后,將九條瓷龍鑿出,準備運往日本,因當地民眾反對未成。

  火車站

  李宗仁曾在此留影

  今是李宗仁史料館

  1908年,中興煤礦公司投資40萬兩白銀,修建了棗莊至臺兒莊的棗臺鐵路和臺兒莊至邳州趙墩的臺趙支線鐵路,連接隴海線。這條線1912年建成通車,俗稱“小隴海線”。這條鐵路,除了運煤,還也運送旅客,在臺兒莊分設南北兩站。臺兒莊大戰期間,北站是中國軍隊后勤物資的主要裝卸站,因而成為中日雙方爭奪的焦點,戰爭打得非常激烈。大戰勝利后的4月8日,李宗仁將軍來到這里,在站牌下留影,成為臺兒莊大捷的永恒紀念。

  臺兒莊火車站為哥特式建筑,上下四十余間,通訊設施完備。戰前,車站兩側商賈云集,夜間燈火輝煌。大戰后,車站樓房多處倒塌,但地基保存完好,為恢復重建提供了依據。如今,這里已建成李宗仁史料館。

  西門橋

  仵德厚率40名敢死隊員攻上圍墻以幸存兩人的代價消滅土圍子內日軍

  仵德厚率40名敢死隊員攻上圍墻

  以幸存兩人的代價消滅土圍子內日軍

  臺兒莊古城西門橋下,曾作為31師的臨時指揮所。1938年3月,敢死隊隊長仵德厚所在的30師,接到增援臺兒莊的命令。3月26日,仵德厚率3營官兵乘船渡過臺兒莊運河,到31師師長池峰城設在橋下的指揮所報道。3月28日,敵人沖進臺兒莊,占領了臺兒莊西北城區。仵德厚奉命增援,當時他任30師88旅176團3營營長,臨時歸31師指揮。天快黑的時候,團長袁有德對他說:“現在,我們跟臺兒莊的人已經聯系不上了,帶著你的營從西門沖進臺兒莊,把敵人殲滅后,保衛臺兒莊。”仵德厚領命之后,當即挑出40名精裝青年組成敢死隊,除輕機槍手外,每人身背大刀,步槍上刺刀,除身背原有裝備的4枚手榴彈、胸前再掛4枚手榴彈。攻上圍墻的敢死隊員,手榴彈和輕機槍并用,將土圍子內的日軍全部消滅,40名敢死隊員有38人犧牲,僅有兩人幸存。臺兒莊大捷后,第六戰區副司令長官、第二集團軍總司令孫連仲親自來到臺兒莊城外,為仵德厚授予金制甲種一等嘉禾獎章、華胄榮譽勛章、寶鼎二等勛章。

  清真寺

  曾是第31師186團指揮所

  西講堂南外墻每平方米有上百個彈孔

  清真寺位于臺兒莊古城中正門西南,興建于清乾隆年間。臺兒莊大戰期間,這里是中國守軍第31師186團的指揮所,由于是日軍攻城的必經之路,因而成為中日雙方爭奪的焦點,是戰斗最激烈的地段之一。

  1938年3月27日,日軍突破中正門,清真寺被日軍占領;28日晚,186團組織敢死隊突襲寺內日軍,29日,團長王冠五督率敢死隊,向清真寺強攻。前后七天七夜,中日雙方多次在此展開拉鋸戰。4月6日,中國軍隊對日軍展開合圍,寺內日軍縱火焚燒了清真寺。收復后的清真寺殘垣斷壁,滿目瘡痍。

  清真寺中原有四棵古柏,其中三棵在戰火中燒死,現僅有一棵,樹干上,彈頭、彈片依稀可見。西小講堂的南外墻上,每平方米有彈孔上百個。彈孔最密集的墻面,1988年被中國革命博物館取走,定為國家一級文物。

  戰時任52軍第25師參謀長的覃異之老人,1988年又來到清真寺,觸景生情,寫下一首七言詩:“垂老來游舊戰場,彈痕布滿寺門墻。當年炮火紛飛地,今日新樓魚米鄉。”

  運河浮橋

  池峰城命人炸毀唯一退路組織殘兵與敵人背水一戰

  池峰城命人炸毀唯一退路

  組織殘兵與敵人背水一戰

  運河浮橋位于臺兒莊古城西門外,大戰期間,中國軍隊在臺兒莊布防,利用運河碼頭臺階,以木船和木板鋪設了南北向的浮橋,為運河南岸進城增援部隊應急使用。

  1938年4月3日,臺兒莊大戰進入最激烈階段,城外日軍用重兵攻城,臺兒莊危在旦夕。池峰城認為,如此死守勢必全軍覆沒,向第二集團軍總司令孫連仲請示是否繼續堅守。孫連仲立即電告李宗仁:“二集團軍已傷亡十分之七,敵人火力太猛,攻勢太強,可否讓我軍暫時撤退到運河南岸。”李宗仁果斷告訴孫連仲:“無論如何一定堅持到明天中午,等援軍到來。我們在臺兒莊已血戰兩周,此時放棄,豈不功虧一簣?”并命孫連仲:“將后方凡可拿槍的士兵、抬架兵、炊事員集合起來,實行夜襲。勝負之數,在此一舉。”

  孫連仲放下電話,對池峰城說:“士兵打完了,你就填進去,你填完了,我再填進去。”池峰城遂命令炸毀浮橋,與日軍背水一戰。戰至黃昏,敵人停止進攻。午夜,孫連仲部組織數百人敢死隊,分組偷襲敵軍。他們手持大刀,沖入敵陣砍殺。精疲力竭的日軍倉促應戰,亂作一團。被日軍占領數天的臺兒莊城,經過一夜突襲,收復大半。

  中和堂藥房

  當年巷戰最激烈的地方中和堂藥店墻壁上至今留有累累彈痕

  當年巷戰最激烈的地方

  中和堂藥店墻壁上至今留有累累彈痕

  在臺兒莊大戰中,中國軍隊曾與日軍在丁字街、袁家巷、袁家后巷、雙巷等處進行了激烈的巷戰。當時丁字街上尸體遍布,血流成河,場面極為慘烈。光緒年間興建的中和堂藥店也未能幸免,房頂毀于戰火,墻壁上至今留有累累彈痕。

  泰山廟

  裴克先率士兵與日軍展開肉搏戰100多名官兵全部壯烈犧牲

  裴克先率士兵與日軍展開肉搏戰

  100多名官兵全部壯烈犧牲

  泰山廟又名泰山行宮,始建于明正德年間,曾多次重修。這里是蘇北魯南地區影響較大的廟宇,每年農歷四月初八、十八的泰山廟會,方圓百里的民眾紛紛來上香。

  1938年春的大戰中,泰山廟成為中日軍隊爭奪的焦點,一度被日軍占領。為了奪回這一重要據點,裴克先連長率領8連戰士沖入泰山廟,與日軍展開肉搏。日軍越聚越多,8連100多名官兵終因寡不敵眾,全部壯烈犧牲。

  1953年,泰山廟改建為學校,墻壁上的彈痕清晰可見。

聯系我們

CONTACT US

聯系人:高經理

手 機:139-1537-5052

傳 真:0510-87431192

郵 箱:476775883@qq.com

地 址:長興縣水口鄉陽山頭工業園區

色 美女 日韩电影